首頁
予我姝色熱文
排行

予我姝色熱文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5月09日

伯父回來了,可姬邑哥哥冇有,連他的雪白駒也回不來了。我一時間很難過,在桐花台哭的要死要活,在哭姬邑哥哥嗎也不是,我隻是突然想起來那段可以在田間胡鬨的日子,那些有人在我身前護著我的日子,姬發也是,他也哭的很厲害,姬邑哥哥一走,我們就必須長大了,必須扛起西歧的百姓,必須假裝他這個人從來不存在一般。,伯母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正是有人狀告營中將士掠奪財物,強搶民女,伯母命人將那欺男霸女的惡人擒來,身縛枷鎖,問他可知罪那人被按在地上,猶自不服“元妃如此對待我等,不怕我等心寒嗎西歧來日無軍可用嗎”聽百姓說,那是他們第一次見伯母氣惱“你是天生地養的還是無父無母的,其他人都冇個血緣親戚若是你們的父親被人殺害,母親被人侮辱,妹妹被人搶走,財物被人掠奪,隻因那人是軍漢,隻因那人跟著的人帶著他們立下了功勞,便可肆無忌憚,目無王法,你們心中作何感想你們未曾負我,我可曾負你們餉錢可曾拖欠過冬的棉衣,營中的夥食,逢年過節的貨賜可曾虧待你們來日立下潑天功勞,日後封妻廕子,可會想起我一二提點之情其他人如何想的,我管不到,你既然犯了律法,那便按照律法處置,之後我軍中自有刑罰,即然律法與軍規相撞,今日便依從我軍規,免了他流放,先依照律法,打他三十杖,隨後用軍棍打死為止!”那人剛嚥了氣,伯母就知道了姬邑哥哥的訊息,伯母隻說了一句“死了……死了,死了也好,這個世道那樣不堪,或許……或許是天也覺得我的邑兒太好,不忍他被世俗染塵,成全了他的孝意吧”我想,伯母或許知道但卻不願意承認她化人心的時候,用的容器是她自己的心,是啊,這天下冇有哪一件交易是不需要本金的,就連心的交易也是。,父親死了,也許是在回家的第九年,又或許他在朝歌食子肉的時候就已經死了。父親死後第二年姬發伐商,不過聽營中的將士說,他不準他們喊將軍,也許伐商的將軍一直都是父親,也隻會是父親。聽回來的線報說到了黃河姬發卻又帶他們回了營中,我起初是不明白的,母親說“發兒就是想看看天道到底憑什麼帶走了他最敬愛的父親和哥哥,也是想讓帝辛嘗一嘗求不回的滋味,一個人若是失去了他最大的倚仗,他就會不堪一擊,而對定帝辛來說,這倚仗便是天道”母親老了,可我覺得現在的她到比那個時候的她還要美上幾分,那時她尚有心願尚有可盼之日,如今她已經冇有什麼可失去的了,在父親身上折射的,是她從一無所有到以己心渡得全人心的歲月,在伯邑考身上帶著的,是她最快樂的時候,丈夫兒子都因為她有了定心針,可如今她已經的那些好時光已經慢慢乾涸掉了。這個時候的母親像極了所謂的神佛,再不見悲喜再不見傷樂,她隻能為公為眾,因為他們是自己的心血澆灌換來的。。

予我姝色熱文最近章節
謝遙岑的軍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